軟體工程/遊戲設計/隨筆
subtitles 香檳散記 access_time 2019-09-13

想想民主其實是一種很微妙的制度,它的精妙性似乎不全是當初制度與理論推行者,所刻意為之的。

舉例來說吧,太陽花事件裡馬政府最後出動了鎮暴警察與水炮車,為什麼最後沒有上綱到如香港般更大規模的全島癱瘓運動,以及隨之而來的催淚彈雨和恐怖政治呢?

因為光是選舉,就直接讓國民黨輸到脫褲。

這其中固然有內耗,有不效率,甚至看來愚蠢可笑。但很明確地,這成功避免了更多慘無人道的殺伐。而台灣一定程度上獨立的司法,更讓國家機器要形成一黨專政的利益集團更加困難——當馬英九無法透過司法,將王金平或是其他派系抄家時,我們就會看到一堆顧慮著選舉的跳船仔,以及一個至今還在國民黨內呵呵笑,不戰不降不談不和不走不死,亦絕不出力的魯洨王系。

民主制度裡固然有撈仔,有政客,也有距離所謂「理想公民」有極大差距的選民群體。但能讓人類在生物內建「人人為己」的驅力下,還能某種程度地避免因權勢競逐而陷入原始狀態,導致人類在戰爭與恐怖政治裡無人道地死去的,大概也只有民主政治了。

-

而什麼是人性?我說人性的本質就是「嚮往生但終需死」,其間有老病餓苦的過程。而得以免於老病餓苦與其憂慮的片段,謂之快樂。就像一台飛在空中但失去起落架的飛機,人人都在苦思著一個免於粉身碎骨的結尾。

就像聖經裡說的,那些最偉大的、得以讓義人前往天堂的善行,也不過就是「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給我喝;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病了、我在監裡,你們來看顧我」

而所有器物與制度的發明,其實都是中立的。在我的看法裡,其中真正有價值的所謂「文明」,便是那些能讓更多人免於老病餓苦,抑或是至少肯認老病餓苦之為議題的創造——以這個觀點來看,文學大多是文明的,而計算機則為不可知。

-

我直覺地相信中國共產黨並不是傻子,近年來歷任的國家主席大致還能維持一個彈性內的均勢與平衡。只可惜傻子只需要一個,就足以毀了一整代人。習近平政權可能已經用強太過,導致他只能繼續用強。而前所未見的計算機科學所帶來來的AI與大數據監控系統,是他維持統治的希望所在。

-

獨裁之患,在於當政者聰明但又不夠聰明,在體系裡缺乏深思卻便恣意重構,再搞不定就hard coding硬上,還自以為效率與洋洋得意。但我說,不管蓋了什麼高樓鐵路,沒有什麼比迫害人民,並讓人民在恐懼、饑饉與疾病中死亡更可憎的罪惡了。

只願一切還有轉圜餘地,台港中這一代眾生,不要因為習政權的愚蠢而一併「攬炒」,玉石俱焚去了。

Topic Tags
香檳散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