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體工程/遊戲設計/隨筆
subtitles 香檳散記 access_time 2019-09-13

最近比較認真地思考著未來的求職,苦思一句新版的About Me用於履歷,想來想去,竟沒有比「A general purpose programmer」更好的——總之是個削瘦寡言的華人男性工程師。無臉孔,近似物質。要發射火箭那是不行;翻翻文件寫點不出格的代碼,持續累積知識,倒還算有點信心。

在美國也一年多了,漸漸地體驗到所謂「虛偽的美國人」的說法:一方面,他們強調多元文化與個人特色;但另一方面,其實每個人又忙碌得不得了,以至於只能勉力維繫價值的表象——作為一個潛在的海外移工,在此生活,人的屬性其實相當稀薄。

舉例來說,敝系iSchool是個國際學生非常多的學院——你要說是國際學生學店我也不介意[2]。其對於分組扮多元文化家家酒之熱衷,已經到了連教資料結構都要分組的境界。但是,其實不止教職員忙,連來美國拿身分與賺錢的台灣人中國人印度人,以及來敝系偷學Python的美國人其實也都很忙。不只課業負擔其重;還要抽空投履歷與面試,以至於分組的化學效應真的奇差無比。所謂的多元文化融合,也就是一件「我們極度重視,儘管它得到的資源排不進top 10」這般,如此重要的事。

再兼之美國的企業規模之大,我常笑稱,美國人總說:We are an agile startup with ONLY 500 employees。其人才需求之專業化程度,本質上就近似於軍隊。我感受到自己在台灣做過的工作,那些吾少也賤現在依然很賤的歲月裡所學會的鄙事,在這裡真的一點也派不上用場(噢你還做過遊戲設計和PM啊,那你會不會功夫或包餅乾呢)。

(岔個題,在台灣工作的朋友真的要慎重評估「待在小公司當小叮噹」這件事——儘管我本人不後悔,但還是建議大家慎思這件事對職涯可能的負面影響。除非你很堅定,否則想辦法擠進大公司擔任專職;又或是至少是小公司的專職;都還是相對安全很多的選擇)。

我對於美國人的所謂虛偽有一種私人的解讀暨體諒。記得曾看過一篇報導:「(在美國)除非你是比爾蓋茲,否則你離破產永遠只有一場大病的距離」。作為資本主義社會的模範,美國的專業人士一方面賺得真的很多;另一方面環境卻也內建了可能是世界上最強烈的消費主義與最進步的商業技術;同時,個人主義的盛行更讓社會無從建構出完善的福利制度,讓人得以在不幸時免於失去人之為人的基本尊嚴。

這樣生活的具現就是:人們賺得很多;但是想買的東西更多。幸福的背後就是萬丈深淵,因此無事不需保險——同時必須祈禱保險條款裡沒有致命性的漏洞。

正如《寄生上流》裡說的「如果我有錢,我也會是個好人」。所謂倫理道德暨多元文化包容,估計也都是吃飽撐著沒事的人兒發明出來維繫社會安定的東西。大家都有生存壓力,相同人種結合在一起,中文組刷著一畝三分地;美國組與印度組自己進行著神秘的計畫,其實才是再合理不過的事。題外話是,在我私人的理解裡,東亞的主流貌美女性,儘管仍然一定程度地受制父權價值的壓迫,但當在融入多元文化圈時,仍然是具有相當優勢的(東亞女生真的好美啊)。

而至於要不要真的用「A general purpose programmer」呢,我還是有點猶豫。就像敝業師曾苦心規勸本寶寶「A great programmers don’t result from people who only study programming」。所謂國王沒穿衣服是一件事,公然宣稱國王沒穿衣服,那又是另一件事——但我覺得最有可能的是,根本沒有人讀得出本寶寶心中的百轉千迴。看到這句子,起先覺得疑惑,但在30毫秒內便斷定了這人either英文不太好or腦子有問題,總之總之,真的不是很重要⋯⋯

以上,其實也沒什麼。新學期修了一門叫作Programming Language & Compiler的課,學習了一個讓人三觀盡毀的語言叫OCaml。感受到自己對於程式理論的鑽研即將要暫告一段落了——再往深處,就是所謂學術的巍巍大門了。而自己不論是求知慾與心智負擔,似乎也都將到了一個臨界。

連同申請算入,算是任性地低頭念了兩年半的書。儘管不大情願,還是要抬起頭關照社會、關照人。勉勵自己要慢慢開始恢復社交,多面試、多講英文與多交朋友。故以此為記。以上所描述的看法,說不定未來也會改變。

-

[1] General purpose programming language是一個常見的對於程式語言的描述,意指該語言的目的不限於專門領域(例如Python與Java)。以Python為例,其被泛用於資料分析、自動化腳本、網站後端⋯⋯等。

[2] 但要澄清的是,這學店賣的不主要是學歷,主力商品反而是OPT。另外以美國的教育成本來看,敝系收費尚屬公道。

Topic Tags
香檳散記